微周1730——臺風影響

發布于 / 自得其樂 / 0 條評論


  連續的高溫天,終于在周末被兩個突如其來的臺風瓦解。另外從這星期開始,整理微博換個格式,日期時間放在前面,內容放在后面,中間夾個圖片。主要是為了減少整理的工作量。
  
  ◇ 7月24日 周一
  
  7月24日11:25
  上午先在單位參加了一個干部大會,接著跑到佛學院商量文化節子活動。這天一天比一天熱。
  
  7月24日12:00
  吃了中飯還在加班的老同志,現在最擔心的是怕我把啥順走。
  
  7月24日17:31
  下午在辦公室坐了半天。幾個需要溝通處理的事情和明后天要用的幾個材料交叉著來,竟有日理萬機的感覺,好在下班前都弄完了。
  
  7月24日18:56
  到了傍晚,還在36度吧。這個涼快的地方,今天人要比前幾天少了一大半。一個老頭說,這欄桿根本靠不上人,太燙了。
  
  7月24日21:12
  快黑的瞬間,老天一改白天的沉悶,弄出了兩道霞光給人看。遠遠聽到江邊有歡快的笛子聲,走近看,原來是一位老者,我等了他幾分鐘,他偏不吹了,低頭在手機上找曲目。在微信上發現中學老班長也在散步,約了一起邊走邊說,穿過惠政步行街,到中山公園告別,分頭回家。
  
  7月24日23:49
  【十年】十年前的今天,我的手提小包里面的內容:家里的無線警報器遙控器2個;汽車遙控器1個;諾基亞老頭手機一個;錢包露出一角,似乎沒錢;鑰匙在底層……
  
  ◇ 7月25日 周二
  
  7月25日00:17
  看到新聞:一顆較早升起的60后明星(孫政才))隕落了……
  
  7月25日09:33
  上午寧波大腳板督導組來督查,去高速口等。
  
  7月25日12:44
  領導督查半天。
  
  7月25日14:24
  出來一個半小時,到紹興了。
  
  7月25日16:50
  向省主管領導(樓)匯報好工作,耐不住杭州的火熱,回家!
  
  7月25日19:33
  下午1點出門,晚上7點半回家。來去杭州差不多就是一個工作日的時間,其實談事情也就一個來小時,大部分時間花在路上了。現代化帶給人的只是行動的便捷,僅此而已。事情該咋辦還咋辦。
  
  7月25日19:58
  終于看到馬路開膛破肚的原因了。
  
  7月25日20:38
  寶化路與錦屏南路交叉口的西北角草地上,晚上新添一大人群,有個男的拿著麥克風在吹口琴,有人拿著麥克風以口琴曲為伴奏唱流行歌。這一堆把在廢橋上聽唱越劇的老頭老太吸走了一半多。
  
  7月25日20:44
  散步回到小區,看到主干道上停著一輛救火車,幾個穿著迷彩服的小伙子不緊不慢地理著水帶。這是干啥呢?不像是救火的樣子啊。順著他們鋪設的水管,走到一棟樓底下,看到一個半老頭抬著頭望著黑黝黝的樓頂方向。我問怎么啦?老頭說:上面有一個蜂窠。
  
  7月25日22:51
  {十年】第一張是十年前今天傍晚的黃泥墈,第二張是前天晚上在同一個地方、差不多的角度拍的。
  
  7月25日23:04
  【十年】十年前的今晚。依次是:縣江撈水草,江邊隔岸觀戲,在建中的龍津尚都,惠政西路。
  
  7月25日23:29
  近日,《寧波市鹽業體制改革實施方案》經市政府常務會議審議通過。此次“鹽改”最明顯的特點就是改革政府定價機制,放開食鹽出廠、批發和零售價格,由企業根據生產經營成本、食鹽品質、市場供求狀況等因素自主確定。今后實行政企分開,剝離食鹽批發企業承擔的鹽業行業管理和監督執法等行政管理職能。
  
  ◇ 7月26日 周三
  
  7月26日11:41
  省主管領導(倪))來視察,上午在佛學院等了半天。中午到山上。
  
  7月26日17:21
  中午到雪竇寺,省主管領導聽完匯報做好指示,已經是中午12:40。跟省里的寧波的領導請個假,不陪飯了,到方丈院餐廳扒了一口,出發去寧波看醫生。到醫院的時間,還是比約定的晚了十來分鐘。3點半回到單位,整理了兩條信息,安排了明后天的幾樣事情,這就又快到下班時間啦。
  
  7月26日20:42
  昨天新增加的那個唱流行歌曲的角落,今天的伴奏隊伍似乎擴大了一倍,發現一支竹笛和著口琴一起伴奏,有一個”女大音”唱:一條大河波浪寬……然后就什么伴奏都聽不到了。
  
  7月26日23:06
  【十年】十年前的今晚,依次是:家后門草叢中發現一條蛇蛻;惠政橋頭圍了一大幫人,忘了發生什么事情了;橋東岸的“世紀新彩虹”已經營業了一段時間,成了那一帶的標志性風景;橋西岸路草地上,納涼的人真不少,看得出來,那天挺熱。
  
  ◇ 7月27日 周四
  
  7月27日10:47
  寧波主管部門領導(李)冒著高溫來尚橋布依族老鄉的水蜜桃生產基地視察。
  
  7月27日16:54
  下午在佛學院呆了大半天,研究文化節子活動現場設計方案。
  
  7月27日19:01
  天空一改前幾日的沉悶,從下午起,空氣變得非常通透。傍晚的風很大,顯得有點涼爽。看來天氣系統正在轉換。江邊納涼的人多了許多。
  
  7月27日19:37
  中山路的縣江橋上,每天晚上都飛舞著翅膀的碩大的蜂鳥,什么時候不見了?
  
  7月27日20:02
  做人太定了! ????

  7月27日20:47
  兒子的新設備,啥東西?看不懂。
  
  ◇ 7月28日 周五
  
  7月28日10:33
  半年度工作例會開了快兩小時了。
  
  7月28日12:44
  上午的例會開到12點多才結束。12點10分食堂竟然還開著,在這個點去吃飯的人竟然還很不少。吃完飯,我是最后一個出食堂的。今天白天還是熱。
  
  7月28日17:31
  下午在辦公室對近兩個月內做過的事情作了一個回顧,總的感覺是,這時間過得真快,這事情真也做不完,這天也真熱。
  
  7月28日23:14
  晚上,周末,茶聚。落日時分,以為晚上會有晚霞,在活動室下面轉了一圈,卻并沒有出現。感覺城北要比城南熱許多,我從家里出來的時候,風吹到身上感覺有一絲絲涼意呢,到了活動室,到處都是熱乎乎的。
  
  7月28日23:57
  【十年】十年前的今天,很熱:1、在建中的彌勒大道同山段。2、彌勒大道與大成路相接處。3、橋西岸路中山橋以北段尚未建。4、在建中的龍津尚都。5、惠政橋。6、體育場路。
  
  ◇ 7月29日 周六
  
  7月29日12:12
  氣象預報這會兒的溫度是34度,比起前段時間,確實是涼快一點兒了。
  
  7月29日12:29
  中午到父母家吃飯沒帶狗,這貓就出來得瑟了,還撓了我胳膊一下。
  
  7月29日17:00
  按圖索驥,看隱潭廟八十年風云。
  
  7月29日17:05
  老鐵匠,傳統手藝,價廉物美,說有人坐兩三個鐘頭的車到他這里來買,都是老主顧。
  
  7月29日21:05
  今日黃昏,涼風習習。
  
  7月29日22:56
  【十年】十年前的今天,熱!上午應棋類協會會長之邀去看他承辦的寧波市首屆象棋甲級聯賽。圖1,會長比賽中;圖2.郭先生比賽中。下午去惠政東路瞎逛:圖3,惠政橋廣告牌說,大潤發簽約龍津尚都,其實大潤發在另一頭;圖4、鄞豐村那段;圖5、這個老房子過去是醫院;圖6、頭次碰到找不著兒子的夏師傅。
  
  ◇ 7月30日 周日
  
  7月30日00:56
  這雨說下就下啊?臺風不是還沒來嗎?
  
  7月30日10:06
  建軍90周年沙場閱兵。
  
  7月30日10:37
  臺風影響快得猝不及防。昨天的艷陽不見了,今天的雨說下就下。
  
  7月30日11:40
  看完龍應臺的目送。述說有常、無奈的書,其實每個人的日子都這么過。
  
  7月30日16:48
  去棲霞坑,邂逅一場暴雨。
  
  7月30日19:28
  晚上7點零一點散步就回來了。大半程沒雨,去逛了個小超市,結果最后一里路的時候淋到了小雨,趕緊逃回家。
  
  7月30日23:01
  【十年】十年前的昨天(圖1),以及今天(圖2),一個地塊的再次重生。
  
  7月30日23:03
  【十年】十年前的今天晚上,看八一晚會,晃了半夜。
  
  7月30日23:10
  早上醒來,家里靜悄悄的,一看表,7:47,哎呀,上班要遲到了!鯉魚打挺一樣起來,折好被子,打好房門,一想,哎,不對啊,今天還休息吧?再細一想:真的,今天不是星期天么,還能休息啊!趕緊回到床上回籠……不過,到這會兒,這個星期天就過完,一周也過完,明天又要上班了!
  
  

轉載原創文章請注明,轉載自: 行攝思書 ? 微周1730——臺風影響
Not Comment Fou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