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記201804

發布于 / 自得其樂 / 0 條評論


  周一那天見了陽光,此后一直在雨雪中度過。這個星期,參加了幾次會議,處理了一個麻煩事情,跑了兩趟寧波,看了一次醫生,接待了一批客人,參加了一個婚宴。很少見的,周六還睡了一個時長達到2個鐘頭的午覺。
  
  ☆ 1月22日 周一
  
  1月22日09:05
  新的一周以晴日開始。
  
  1月22日09:59
  先跟方領導到溪口找周領導,商量周末客商接待事宜。
  
  1月22日12:32
  寧波系統李領導到西塢慰問少數民族群眾,沒陪著到現場,陪吃了中飯。
  
  1月22日16:23
  下午跑30公里,到海曙新轄區橫街看一場所。
  
  1月22日16:31
  寧波居士林里靜悄悄的,這才是安養地。
  
  1月22日18:43
  等著向最高領導高匯報一點工作,看著夕陽西沉,一點一點收回余暉。領導在開會,一直等到6點一刻多,匯報完快6點半了,干脆先出來散步,再回家吃飯。
  
  1月22日22:17
  兩天干掉一本《妖貓傳》,有點意思。
  
  1月22日22:38
  【十年】十年前的今天,上個崗位的第二次大會開始報到,領導看望代表,舉行預備會議。
  
  1月22日23:26
  《洛陽伽藍記·平等寺》:“寺門外金像一軀,高二丈八尺,相好端嚴,常有神驗,國之吉兇,先炳祥異。孝昌三年十二月中,此像面有悲容,兩目垂淚,遍體皆濕,時人號曰佛汗。有一比丘以凈綿拭其淚,須臾之間,綿濕都盡。”冷金屬遇到溫熱空氣,自然會濕,很自然啊。神怪么,只是心中有怪,或是借怪說事。
  
  ☆ 1月23日 周二
  
  1月23日08:08
  果然又變天,沒太陽了。有段時間沒從老街過,今天再來走一回。
  
  1月23日12:05
  上午參加全市衛生健康視頻會議。
  
  1月23日14:48
  參加彌勒文化節三年規劃研討座談。
  
  1月23日20:46
  座談會開好快五點了,在溪口吃飯后回城,散步5公里。傍晚開始下起了毛毛細雨。
  
  1月23日23:00
  我家大白成長記。①1個月大,剛來時。②2個月大。③3個月大。④6個月大,已經顯得高冷了。⑤9個月大。⑥今晚拍的,一周歲。
  
  1月23日23:17
  【十年】十年前的今天,白天參加代表團討論,晚上我策劃了一個交流活動……
  
  1月23日23:59
  《洛陽伽藍記·景寧寺》之一:南人陳慶之被貴族楊元慎痛罵兩頓,彼此分歧,差不多就是現在的地域歧視。陳慶之被罵之后,“始知衣冠士族并在中原。禮儀富盛,人物殷阜……帝京翼翼,四方之則”因此,“羽儀服式悉如魏法。江表士庶,競相模楷,褒衣博帶,被及秣陵。”——被罵之后即被同化,是觸及靈魂?
  
  ☆ 1月24日 周三
  
  1月24日00:07
  《洛陽伽藍記·景寧寺》之二:永安年中,胡殺豬,豬忽唱乞命,聲及四鄰。鄰人謂胡兄弟相毆斗而來觀之,乃豬也。胡即舍宅為歸覺寺,合家人入道焉——豬喊救命,即幡然醒悟;人喊救命,有可能殺得更歡,什么道理?
  
  1月24日10:18
  到溪口,找領導周談巖頭村事,畢,回。
  
  1月24日13:33
  去寧波匯報工作。
  
  1月24日19:28
  都說晚上要下雪,我看著真有點像雪哎。
  
  1月24日22:55
  看到新聞:《中共中央國務院: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》,“要聚焦涉黑涉惡問題突出的重點地區、重點行業、重點領域,把打擊鋒芒始終對準群眾反映最強烈、最深惡痛絕的各類黑惡勢力違法犯罪。要堅持依法嚴懲、打早打小、除惡務盡,始終保持對各類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嚴打高壓態勢。”
  
  1月24日23:59
  《洛陽伽藍記·景明寺》,宣武皇帝所立也……至正光年中,太后始造七層浮圖一所,去地百仞。是以邢子才碑文云“俯聞激電,旁屬奔星”是也。牛繼續吹,吹得很有藝術想象力。這國子祭酒邢子才,本是教育家,又是立法家,簡直是個完人。
  
  ☆ 1月25日 周四
  
  1月25日08:02
  等了一夜的雪終究沒下,連雨也不大,只是濕了地。人該干嘛還干嘛。
  
  1月25日09:30
  責任體系要成體系成習慣,去年1月25日,今年也是1月25日。
  
  1月25日12:52
  上午被方領導約談心;20多年前的倆老同事汪、胡來訪;到東大院與規劃建設部門溝通城區場所的改造。
  
  1月25日16:21
  約醫于甬,又是半天。
  
  1月25日22:31
  第二本也干掉了,看著大唐的文人騷客都神神叨叨的來了。
  
  1月25日23:04
  看到媒體報道的分析,全國政協委員名單公布,這份名單2158人,中國共產黨界別共99人,這99人中,分別來自地方政協、全國政協、全國人大、中央和國家機關、軍隊等。在99人中有2人較為特殊,一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,一位是河南省委書記、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謝伏瞻。一一個是主席,一個是副主席,對吧?
  
  1月25日23:38
  《洛陽伽藍記·大統寺》:大統寺堂前夜見紫光,結果挖出黃金百斤,還見銘云:“蘇秦家金,得者為吾造功德。”于是造了招福寺,又被元乂勒去二十斤。作者認為蘇秦時并無佛教,所謂功德不是造寺,應是為他立碑銘。——不知道從何時起,功德兩字成了佛家專用名詞,而且就是他人為寺院出錢出力,建寺塑像。
  
  1月25日23:57
  《洛陽伽藍記·秦太上公寺》:胡太后為母親建秦太上君寺,又為父親建秦太上公寺,還分東西兩個。用現在的話講,這些都是皇家寺院,格局檔次用具均”諸寺莫及焉“。——佛陀為反對種姓制度創立佛教,提倡大體同悲,無緣大慈,眾生平等,到咱中原,不僅眾生分成三六九等,連佛也成鐵路警察,只管一段了……
  
  ☆ 1月26日 周五
  
  1月26日08:05
  終于盼到雪啦。不知道下午能不能上山了?
  
  1月26日10:32
  雪后佛學院。
  
  1月26日10:47
  辦實事,就是要來實的。
  
  1月26日11:53
  魏道儒先生偕儒意傳媒系大佬考察雪竇山。
  
  1月26日17:29
  陪客人上山,看銀妝素裏。
  
  1月26日23:22
  入夜,飄了一會兒雪,把車頂下白了。這會兒好像不下了。
  
  ☆ 1月27日 周六
  
  1月27日00:58
  看到報道:2018開年油價二連漲每升又貴5分錢,多地92號汽油邁入“7元時代”。私家車加油成本將出現小幅增加,一箱油約增加2.5元支出。——我的油箱正好空了,為什么晚上不加好回家呢?
  
  1月27日09:34
  好吧,等我睡著了你就下,總算把房頂給下白了。
  
  1月27日15:33
  這個星期實在太累了,今日午飯后一氣睡了兩個小時。起床出門,發現下雨了,而且雨越下越大,霧也越來越濃。山里的雪都化得差不多了,只有房頂上還有一點點。未來的葛岙水庫大壩前在修公路,看上去還是個高架橋。
  
  1月27日19:35
  本來應該是下雪的天,卻變成了下雨天,出不了門,撒不了野,真無聊。
  
  ☆ 1月28日 周日
  
  1月28日00:26
  《洛陽伽藍記·龍華寺》“外夷”來朝,進貢了好多奇怪的東西,其中有獅、象。普泰元年,廣陵王即位,詔曰:“禽獸囚之,則違其性,宜放還山陵。”送獅子回波斯的那廝嫌道遠,途中殺獅而返。有司要以違旨論處。廣陵王說:“豈以獅子而罪人也?”遂赦之——這廣陵王有趣,開以人為本和動物權益保護先河啊。
  
  1月28日09:30
  《洛陽伽藍記·正覺寺》棄齊奔魏的尚書令王蕭,兩個老婆都有詩才,作詩吵架,他覺得有愧于南方的大老婆,卻建了正覺寺安慰自己。起初不習慣北方大塊吃肉大口喝奶,喜歡喝魚湯飲茶的王蕭,過了一段時間竟習慣了,還歌頌北方食品正統,稱喜歡的茶為“酪奴”,不知道是何心態?依我看,也是馬屁精。???
  
  1月28日10:36
  看上去好像很專注的樣子。
  
  1月28日11:59
  堂弟嫁女兒。
  
  1月28日14:11
  大堰在水一方車堵,天空又開始灑雪。
  
  1月28日17:37
  平原地區沒雪可看,下午直奔山里,終于在大公岙又見大雪,一會兒又重新白了地。
  
  1月28日20:12
  晚飯后出去散步,一走走了6.8公里。天已經不下雨雪,地上慢慢的干起來了,看來這一輪的降雪已經過去。
  
  1月28日22:29
  《妖貓傳》的第三本也干掉了。
  
  1月28日23:17
  2018年過完了整整四周!
  
  
  

轉載原創文章請注明,轉載自: 行攝思書 ? 周記201804
Not Comment Fou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