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《洛陽伽藍記》

發布于 / 談古論今 / 0 條評論


朋友給我推薦一本書,《洛陽伽藍記》。書到手邊,尚不知道它是講什么的。因為工作關系,我對伽藍兩字并不陌生,但對其詞義卻不甚了了。常在寺院看到伽藍殿,里面有伽藍菩薩,常是紅臉關公形象,以為這伽藍是佛教傳入中國后才有。翻看這書,才知道伽藍的本意就是佛教寺廟,真是慚愧。這書收入在中華經典名著之中,而我竟然從沒聽說過,真是孤陋寡聞,簡直慚愧至極。
 
先讀譯注者寫的前言,知道這書是記載北魏時期首都洛陽佛教寺院的盛況。原作者楊衒之是北魏后幾十年的人,所以普遍認為他記載的情況相對比較準確,有較高的歷史價值。為了讀此書,我在網上尋找一些背景資料,發現述說北魏歷史的文字,確實有好多就采自他的記載。
 
有關北魏的事情,我知之甚少。對我這樣先天不足,后天不補,沒有多少歷史知識的人來說,有關秦漢唐宋元明清的都只知一些皮毛,對這北魏,幾乎是零知識。十多年前在山西旅行,參觀云岡石窟時,聽導游講過,石窟是北魏時所為,許多佛像是拿了皇帝的形象做的,具有當年北魏皇家臉孔特征……具體講的什么我忘記了,只讓我知道了北魏時期的佛像都比較精干,不像經過大唐之后,后來就漸漸地顯得雍容華貴了。
 
前年前,又有一研究人類學的博友,打趣一朋友,說朋友的臉相有鮮卑人特征,這事加深了我對中國西部曾經有過一個叫鮮卑的民族這么一個印象。這回看了《洛陽伽藍記》,倒是把北魏、鮮卑、佛教啥的聯系了起來。洛陽這地方,六七年前曾經到過一次,那次剛好牡丹花開了。在看這書之前,洛陽之于我,大概也只有牡丹這個可以說。看了這書,方知道當年的洛陽,光寺廟就有一千多座,簡直讓我無法想象:這洛陽得有多大的地盤才能容納下這么多的寺廟和比丘?
 
讀《洛陽伽藍記》速度比較慢,因為是文言文的緣故,一目十行溜不過去,也不容易理解,所以基本上我一天讀一則,全書瀏覽完,化了一個多月時間。譯注者說《洛陽伽藍記》有較高的文學價值,這個我十分認同,文字寫得確實精彩華麗,如果放在三四十年前,可能會有意識地背誦幾段,而今記性差了,算了,就算是一次賞心悅目的旅行吧。文言文水準不夠,得與譯注者的翻譯與注釋對照著讀原文。譯注者叫尚榮,南京大學的老師,斗膽批評他一下:翻譯不是太到位,看了不過癮;也斗膽表揚他一下:注釋真是詳盡,引經據典,旁引博證,看得出譯注者的知識面很寬廣很深厚。讓我想起大學時教古代漢語的老先生,誦讀時搖頭晃腦,教我們寫的段落大意,卻是比原文要長上好些……可惜已經忘了這位老先生姓什么叫什么了。
 
與這書同時閱讀的,還有一本日本作家寫的《妖貓傳之沙門空海大唐鬼宴》,兩本書都講中國古代強盛時期的古都中有關佛教的事,北魏的洛陽和唐朝的長安,盡管差了有幾百年,但卻有著十分相似的情景:強大的政權與昏庸的皇帝融于一爐、舍生取義的忠臣良將與擅權亂政的佞臣宦官同朝演義,街頭滿是異國風情……看著看顧著,經常把兩本書的情節搞混。那是一個萬國來朝、商賈云集、充滿著自信的強大時代啊……
 
大概有好多研究北魏的學者,都認為這本書有很高的歷史價值。對于歷史的總體脈絡,我認為這書可能不會記錯。然而,作為一本記錄史實的“記”來講,許多情節和細節卻過于荒誕:不是吹牛,就是道聽途說來的。如講到浮圖和佛像的高度,城郭的長度等,都不知道當年的度量衡用的是什么標準?不是秦始皇的時候已經統一了么?咱們這民族對數字的態度向來不夠嚴謹,用太多的修辭手法描述事物的傳統流傳至今,最后成了革命浪漫主義,造就了糧食畝產十萬斤的神話,禍害了整整幾代人……
 
北魏是一個十分崇尚佛教的時代,一個洛陽建起一千多座寺院,王公貴族都捐宅為寺,養起僧尼,以胡太后為代表,還專門建VIP寺廟為自己或祖先們超度祈福,倡導眾生平等的佛教,從那個時候起。“服務對象”就開始分成三六九等;有好多人干了壞事,或者碰到靈異現象,受到震懾,搖身一變就轉而信佛投佛;還有一些立報立果的因果事件,這一切,跟如今竟無二致。日前看到一個故事,說一個死刑犯即將被執行,他母親叫他趕緊念阿彌陀佛,讓佛祖接引他去西方極樂世界,再不受輪回之苦……這不是把佛祖當成糊涂蟲了?佛教的實用主義、過度消費,其實從一傳入中國就已經開始,現在不過是與資本結合得更緊密而已。
 
看一本古代的伽藍記,亦可品味歷史、社會及人生百味,有點意思。
 

轉載原創文章請注明,轉載自: 行攝思書 ? 讀《洛陽伽藍記》
Not Comment Fou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