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了,我的2019

《別了,我的2019》
又到新舊交替之時。已經無法用言語表述時間怎么個快法,因為年復一年,再怎么形容,也只是重復廢話而已。那天,本郡最高長官在大會上說,我們這代人,曾經以為2000年很遙遠,又覺得千禧年就在眼前,然而,竟然2020就在眼前了……確實,對生于20世紀中葉的人來講,跨入21世紀是個重大事件,然而,一眨眼,21世紀都過去五分之一了。
 
還是按照慣例,對過去的一年作個盤點:
 
記得年初的兩個月,天一直在下雨,有長達20來天不見太陽的日子。夏天,來了一臺臺風,風不大,亭下水庫的水位,卻一夜之間漲到老家門前。冬天,連續晴了一段時間,有些地方都出現旱情了,年底的最后半個月,卻陰雨綿綿,少見陽光,好在最后一天晴朗得讓人爽心。當然,這樣的天氣狀況都屬正常,只是大家念叨,這個冬天似乎沒怎么冷過,門前菜園子的青菜還不怎么甜。
 
這一年還是忙忙碌碌。朋友說,會做事的人事情只會越做越多。記得調任這個崗位時,領導曾經我說,大事你把把關,不用管很多……但是發現自己要做的事似乎越來越多。過去的一年中,有兩個例會一年開到頭:周一上午幾乎都到佛學院參加例會,這個會議頻度挺高,除了假期,沒有特殊情況每周都開;還有一個例會是周三下午的聯絡小組或者名山建設聯席會議,這個頻度相對低一點。會一個一個開,名山建設的結果也慢慢呈現在眼前,看著彌勒圣壇從前些年的廢礦坑,到今年初開始冒頭的“柱子”,再到現在一個巨形鋼架覆蓋的龐然大物,有時候免不了會有幾多感慨。
 
這一年,做得比較多的是些穿針引線的事,即便是掛上大名的事,也多半不會有擔子直接壓到我身上。當然,只要是個職業,就會有麻煩,總有一些事情的磨合協調費時費力,總有一些無謂的要求得應付應對,也總有一些設想停留在嘴巴上空勞牽掛……今年支持或組織了幾項活動:過了年就辦的雪竇花朝節,活動不可謂不順利,但各方反響卻似乎不甚熱烈,估計不會再持續;六一期間組織參加杭州未來生活節,看著鄰位的熱鬧勁,感覺投入少了點,想著來年是否再加把勁;“五人論道”彌勒文化高峰論壇是第二次了,學者挺投入,論道很精彩,活動本身沒毛病,問題出在觀眾的組織上,現場效果不是太圓滿。其他的活動,如彌勒文化節、講經交流會、數字佛教論壇等,今年好象跟我都沒太大關系了,這樣挺好,省心省事。
  
還有,做了些本不屬我的職責范圍的事:出了個主意在銀鳳廣場辦了個慶國慶70周年的圖片展,獲得觀展的溪口人交口稱贊。為組織溪口鄉賢會,費點口舌幫助搭建班子,看著鄉賢們的滿腔熱情,心想這點事做得還值。上半年曾為單位的90后們上過一堂也許是誤人子弟的課,也常會有一些年輕同事來探討點想法,我講些自己的看法也好,經驗也好,小同事們聽了雖都說好,我卻還是覺得有可能“毀人不倦”……
 
一年下來,事情雖然不少,但不管怎么說,跟前一個崗位比,承擔的責任不需要那么直接了,因此也有更多的機會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。
 
先是年初發心要看點東西,于是,啃掉了《安娜卡列尼娜》;重溫了余華的《活著》,又順便看了他的《許三觀賣血記》《兄弟》等小說10多部;接著看王小波的《黃金時代》《白銀時代》《革命時期的愛情》《紅拂夜奔》等小說散文,又是10多部;朋友推薦格非江南三部曲《人面桃花》《山河入夢》《春盡江南》,不錯;看嚴歌苓的《少女小漁》小說集及伍綺詩的《無聲告白》,慘;看費孝通的《江村經濟》、閻云翔的《私人生活的變革》《禮物的流動》等田野調查報告,覺得寫這些東西的人真了不起;還看《刻意練習》《子彈筆記》,《人間簡史》《時間簡史》《霍金十問》等譯作,感覺寫得真別出心裁;甚至于還看了《白說》《百喻經故事廣釋》等不甚入流的小冊子……年初給自己定下的目標是每個月能夠看上三本,一年下來讀書30本左右。但是到了下半年,隨著主題教育的政治理論學習的開始,這個計劃被終止。到現在為止,《明朝的那些事兒》還剩下三分之一沒完成。
 
在喜馬拉雅上聽講座,也是下半年沒看書的另外一個原因。先聽董平教授講王陽明的心學,聽完以后覺得好多問題弄不清楚,又回頭聽學者講《大學》《中庸》,邊聽邊看原著,沉浸其中,費時費力,不過自覺也有所收獲。我們這代人當年被“學好數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的理念牽引,數理化學得不怎么好,人文學科上的缺陷更多,屬于先天不足的一代。雖然年紀大了還可以補,但記憶力明顯衰退,又缺乏系統學習和訓練,再學總是半吊子。不過半吊子總比什么也不知道的好,估計這事兒在今后的若干年中還會繼續堅持。
 
過去十多年中,一直堅持寫博客的習慣,在這一年中,基本處于終結狀態。每周對微博的內容作個整理,看上去似乎還在更新,其實是沒啥內容。倒是每天的日記隨筆還堅持,只是只寫給自己給了。去年寫了20多萬字,今年突破30萬字了。雖然還是廢話占多,流水賬占多,但好歹也是歲月痕跡。
 
雙休和節假日也照例會出門逛逛,但是頻度也有所降低,而且總是躊躇在何處可去。沒有明確的關注點,出門只是朋友們的閑暇活動。下半年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是,把開了12年的影棚活動室關張了。關張的原因很多,但很重要一個是我不再有熱情。春節時在任宋村逛,意外發現我尋找了多年的一張老照片中的實景有了著落,遺憾的是,過了幾個月,那個地方連根拔了,哎,在這個世界上,本沒有什么永恒,所以有些時候,不必過于執著。
 
家里發生了不少事,老爸老媽老了,每天只能在家里轉悠,陪他們成了我的主業。夏天,老媽做家務受傷,又住院做了一次手術,這兩年里,倒有三分之一時間在受苦受難。兒子的公司春節后搬到東錢湖,跟朋友抱團了,卻似乎并沒有取到什么暖,好在年末的時候,有一個得了金雞獎的電影,因為有他的參與,被本地媒體炒了一通,好歹算是有個亮點。這一年,妻的身體一直虛弱,老是出現不舒服的癥狀,岳母年事也高,也需要她的陪伴和幫助。我呢,雖然也時常感覺有力不從心的時候,但最忙最累,也得堅強地挺著。因此,每天堅持步行5、6公里,為將來的挑戰打好身體的底子,是我的必修課。這一年GPS記錄的里程超過2000公里,破了記錄。
 
年輕時,習慣于飯來張口的生活,隨著老爸老媽的年事漸高,終于,無奈中操起鍋碗瓢盆,學著做飯做菜。不過,從開始時的手忙腳亂,到現在的從容不迫,自我感覺做菜的手法越來越熟練,味道也越來越正統,還時不時的翻新一兩個家里從不嘗試的菜式。還有,春天學著做紅茶,都像模像樣的出了成品。想著,有沒有可能在退休前練成一個大廚呢?
 
在炎熱的夏天,受隔壁鄰居的鼓動,對溪口的居所作了一次整修:給陽光房加了個隔熱頂,對門口的地坪作了整修,在塵土飛揚的環境中,過了兩個月。與此同時,城區的家所在的小區實施老舊小區改造,整整大半年,卻至今還沒完成,成功實現了年度跨越,在塵土飛揚的環境中,小區居民們捱了大半年。三年前,領導提出“一年一個樣、三年大變樣”,今年成功實現了大變樣,許多地方轉眼之間變得高大上,認不出來了。這樣想想,塵土飛揚就塵土飛揚吧,修好了,環境總會比原來好點。到方橋去看,那兒簡直兵荒馬亂,就這亂糟糟的地方,房價還眼看著就竄到2萬了。
 
說起房價,只有感慨。今年區里有政策,像兒子這樣的回鄉大學生,可享受10萬元住房補貼,前提是必須在本地購房。沖著這個政策,想替他在城里買套房。等我真要買了,才發現轉眼就一房難求了。從夏天買到冬天,寶龍地產開了六期,總算在五期時搖到一個簽……想起三年前兒子剛回奉化時,曾經討論過買房問題,要是那個時候下手的話,可省下上百萬了,三年時間,上哪可掙這么多啊。
 
最后一天下班前,領導問我是不是去雪竇寺撞鐘?我說不去了,新世紀的一十年代,我都圍繞著這座山,從頭轉到尾了,新年到來之際,還是老實呆在家里吧。再說了,這樣的為天下祈福的撞鐘之舉,應該由大人物去做,吾曹小吏去干這個,有德不配位之虞。晚上打開手機,看到一條消息,多年前的一位熟人,又自首了。所以,坐在電腦前,敲打敲打鍵盤,對過去的一年作個回顧,靜靜地等著新年的到來,也是一件幸事。
 
有些朋友天天見,也有許多朋友久不聯系,在此,跟大家道聲平安吧。畢竟,到慢慢變老的時候會體會到:平安,真的比什么都重要。

點贊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3d杀号 什么是炒股 投资理财平台-选择中欧钱滚滚 股票九鼎投资今日行情 证券作业分析一只股票 股票融资融券 炒股入门书籍排行榜 闪电配资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广告 浪潮信息股票吧 潍柴重机改革2019 基金配资条件 股票行情素材 股票配资l配资658驰控制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位置富豪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一点 中国上证指数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