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同學講的故事

《老同學講的故事》
  最近,無意中發現,身邊有些朋友很有講故事的天賦。一般來說,我講一件事,力爭簡單明白,比方說今天見了一個什么人,或者碰到一件什么事,我把時間地點人物經過啥的,簡略說一下,交代清楚就完。可有些朋友說事情,起承轉合,一波三折,繪聲繪色,如說書一般。聽了之后,如臨其境,如歷此事,感覺挺佩服。
  
  這不,前兩天,有外地朋友來,本地朋友聚集了一大群作陪,有幾位喝了點酒,然后,一個老同學酒后就比平時興奮了一點,然后,他就講了這么一件事:
  
  他說:
  
  這兩年在單位上班,做完該做的事后,常抽空去爬單位旁邊的一座山。那天上午,又照常去爬山。登高既畢,開始往下走。你知道,現在山上的森林植被一般都很好,一路上也碰不到什么人。
  
  走著走著,突然聽到一陣哭聲。
  
  老同學強調說,這哭聲你很難形容,就是那種從喉嚨底發出,感覺絕望至極的聲音,甚至分辨不出是男人還是女人發出的。他猜測,作如此哭聲之人,不是家里最親的親人去世了,就是自己碰到什么事不想活下去了。
  
  他說,這哭聲發出的位置,感覺在他前面三四十米處。于是他加快速度去看。
  
  但不管他怎么走,他始終只聽到哭聲,沒見到人影,而且,感覺的距離,始終在前方三四十米。老同學說,你知道,我走路的速度可不慢的。
  
  老同學身高1米8,平時身手敏捷,動若狡兔。他這么一說,聽著的幾位女士說:汗毛豎起來了。
  
  我問,你到底有沒有看到人啊。
  
  老同學說,別急別急,我給你往下說。
  
  他說,前面經過一條筆直的路了,他以極快的速度穿過去,前面還是不見人影,但那哭聲還在持續,只是到了直路盡頭,發現哭聲遠了,感覺有百米開外了。
  
  奇怪了,他想。
  
  這時,前方出現一條岔道。下山的是路是往前的,平時他都走那直的,從沒走過旁邊岔道。要不要去看個究竟?他猶豫了一下,拐上了岔道。
  
  沿著岔道走了一段,哭聲又近了。轉過一個彎,終于他看到了哭聲的源頭。
  
  老同學說,怪不得剛才一直只聞哭聲不見人影,而且距離始終保持著幾十米距離的感覺。原來,他走的那條路是繞著哭聲的源頭轉了半個圈。
  
  我們又急切地問,你看到什么了?有幾個人?
  
  老同學又說,別急,你們聽我講下去。
  
  他說,前方有一塊巖石,巖石上坐著一老婦,只有一個人。那哭聲正是從她嘴里發出來的。
  
  這時,那個老婦也看到了他,朝著他拚命揮手,嘴里喊:救命!救命啊!
  
  這又把我老同學嚇了一大跳。
  
  我們又問:她怎么啦?
  
  老同學擺擺手,點了一支煙,說,我繼續講下去。
  
  老同學回憶,當時他看到老婦喊救命,腦子瞬間轉過幾種可能。一種是,老婦是不是服了什么藥要自殺,臨死前突然反悔了——老同學說,你知道,這種情況是經常會發生的。如果是這樣,他過去會有很多麻煩。第二種可能是,是不是有誰掉巖石下面了,老婦自己施救了不了,絕望得大哭。還有一種可能是,那天天氣回暖,老婦是不是被毒蛇野獸啥咬了……
  
  老同學說,事已至此,不管怎么樣,我都得過去看看。
  
  直到近前,他才發現,這老婦的一條腿摔傷了,看上去,不光是皮肉傷,還能見到傷及了骨頭,簡直是血肉模糊。這情況,人是肯定動彈不了,而荒山野外的,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一直見不到來人,難怪老婦的哭聲這么絕望、恐怖。
  
  老婦見了來人,非常激動,說:這回,我要被老公和兒子罵了。
  
  老同學講到這里,說,很感慨啊,她傷得這么重,肯定痛得受不了啦,首先想到的竟不是自己,而是家人,傳統婦女啊!
  
  老同學說,這樣激烈的情緒,對她這樣的傷情是極為不利的。于是他對老婦說,你放心,現在我來了,肯定會管到底,你先不要激動,你老公和兒子也不會怪你的。說著,他拿起電話給山下的同事掛了個電話,說碰到事了,趕緊開車上來,到山谷間的一座寺廟門前等他。
  
  老婦見他從容處事,情緒也平緩了一點,報出了他兒子的電話,讓我老同學給他兒子也掛個電話。
  
  老同學給撥通她兒子的電話,告知他母親在什么地方什么方位撤傷了腿,趕緊過來。同時,對老婦說,你在這里安心等,我到下面去接同事,我會想辦法把你弄下山的。
  
  一幫聽眾朋友說,你不會將她背下山嗎?
  
  老同學說,不行,我目測這老婦的體重至少在140斤以上,我背不動,再說還有腿傷,搞不好會出更大麻煩,必須得有人幫忙。
  
  有朋友說,你打110啊。
  
  老同學說,我想到過報警,但是感覺城里的警察趕來,還沒我自己行動快。后來到了山下才發覺,當地的派出所離這地方其實并不遠。可當時愣沒想到。
  
  言歸正傳,老同學繼續講:他趕緊下山,到了下面的寺廟門口,恰好他的同事車著車也到了。附后,又一小面包車上來,下來的正是那老婦的兒子。
  
  老同學對她兒子說,你母親就在上面。這樣,你先上去陪著她,也不要埋怨她,我隨同事下去開自己的越野車上來,到你母親受傷的旁邊一塊平地上接你們。老同學解釋說,他知道有條簡易機耕路通往老婦受傷處附近一塊平地,路不大好,小車的底盤太低上不去,他的越野車可以上。
  
  接下來的事情,老同學敘述就簡單了:同事開車帶他到單位,他開了自己的越野車回到寺廟門口,再經過一段簡易機耕路到受傷老婦附近的平地。老婦的兒子背著母親到他車里,然后他開著下來。到他們單位門口,將老婦轉到他兒子的面包車上,再往醫院送。
  
  老同學說,到這里,他的任務就完成了,接下去的事情,他們自己能夠解決了。
  
  聽到這里,大家都松了一口氣說,有人打趣,你爬個山還能學個雷鋒啊。有的說,年紀大的獨自上山就是不安全。也有的說,應該給老年人配個手機,應急時打電話。又有說,有些年紀大的,有手機也不會用,號碼記不住,急了更不知道怎么操作。還有個曾在醫院工作過的朋友說,遇到外傷的,應該用樹枝綁著固定一下……
  
  我知道大家在聽他講故事的時候,前半段都有毛骨悚然的感覺。我說,我獨自在山上或野外,聽到奇怪的聲音是一定要去探個究竟的。
  
  不過,回憶起來,我好象從沒見到什么殊異的情況。所以,這個故事由我來講,一定是三言兩句解決了:哎呀,那天爬山,在山上碰到一個老婦摔傷了腿,哭的那個慘啊,我打電話叫來她兒子,并且開了自己的車,一起將她救下了山……完了!
    

點贊
  1. 暮水寒 says:

    寒呃,無常講故事果然與眾不同

  2. 哈哈 says:

    這便是人生無常,哈哈~~~~~~~~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3d杀号 美的股票 股票视频教程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达慧投资 股票预测分析 杨方配资怎么样 2015年上证指数预测 正虹科技股票 新浪股票行情查询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怎么判断是趋势股 水井坊股票 全球股票指数实时行情 股票指数期货名词解释 股票配资平台十强 美国股票涨跌幅限制